总裁大人轻一点 > 第一篇 > 第425章:如果爱下去会怎样?

第一篇 - 第425章:如果爱下去会怎样?

所属目录:第一篇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6-7-25
苹果版|咪乐|直播app (二)取得测绘类专业大学本科学历,从事测绘业务工作满4年。

    她的聪明他从不怀疑,凌御行轻笑了声,“既然明白我的意思,那这份评估要怎么改,现在心里有数了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我会按着你的风格来重新整理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头交给裴航看过就行了,过些时候我会去gm开会,再跟我报告一遍。”擦好头发,他倾过身把她搂入怀里,灼热的气息从脖颈间卷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!”缩着脖子,千乘微微愣了下,偏头瞥见已经蹭了过来的男人,不耐烦的推耸着他,“你还没洗澡呢,脏死了,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去洗澡,你帮我拿衣服。”说着,他半搂着她起身,松了手径自往浴室走。

    看着那丢给自己这么个破任务的男人,千乘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朝衣帽间走去,把这种事交给她,等会她要是不防着点,一个小时都别想从里边出来。

    许是早有准备,她直接把睡袍扔到流理台上的篮子里,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水幕下,凌御行抹了抹脸上的水迹,转头看向砰一声关上的浴室门,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可怕了,送个衣服进来都跟见了鬼似地。

    慢悠悠的擦干头发才出来,他看了眼大床上已经躺下的身影,实在不明白她躲他什么,他反倒是觉得离了婚,两个人私底下应该好好“庆祝”一下的。

    可她那反应,他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像只炸毛的狮子,攻击力十足。

    调好了睡眠灯光,他倾身朝着背对着自己的身影靠了过去,敏锐的感觉到她紧绷着身子并没有睡着,慵懒的笑声飘进她的耳里,带来几分暧昧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宝贝,欲擒故纵这招你要是用在这种地方,可别指望我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轻笑了声,他突然溜进薄毯里,利落的大手朝着她的腰探了过来,丝滑的真丝睡裙如同第二层肌肤,柔滑的在粗厚的掌心划过,昂藏的身躯随之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本紧闭着眼的小狮子猛地睁开眼,抬眸看着覆上来的黑影,眼明手快的抬手推耸着压下来的俊脸,“凌先生,明天我有早会,你别乱来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我打电话问问裴航。”说着,他伸手就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,其实不用打电话,只要看她手机里设置的闹钟是几点,都能清楚她明天是否要早起。

    他刚一碰到手机,一侧伸过来的爪子就已经快速的制止了他,不满的瞪着眼控诉:“凌先生,你这是在查我岗么?”

    顿了下,他收回手落在她赌气的粉脸上,淡淡一笑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谁让你刚刚装睡不理我来着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其实也是高兴的,虽然顾夫人间接反对了他们的婚事,让他们先处理好彼此的历史遗留问题,可对于他来说,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让她恢复单身,不管怎么样都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说少爷,你都一把年纪了,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?你要是睡不着的话,来,躺好,本宫给你唱催眠曲。”伸过手,她不客气的把他按倒在一旁的枕头上,不安分的爪子压着他的肩膀,薄毯里的腿也跟着压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如此暧昧的强硬手段,若是落在别的男人眼里恐怕是小狮子炸毛了,可在本就动了心思的男人眼里,反倒成了不怕死的霸道钩引,钩着他身体蠢蠢浴动的浴望。

    被她强硬的扑倒在床,凌御行垂眸看着压着自己的小东西,无奈的笑了笑,伸过手把她搂紧的同时扯高了薄毯,“好了,睡觉吧!今天不会对你乱来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没放松警惕的小狮子抬起头来看着他,眨巴眨巴着眼跟只出土的土拨鼠似地,刚抬起头来就被某人伸手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改天补回来的时候,我要算利息。”他朝她漫不经心的笑着,一脸温柔的狡诈。

    “……魂淡!”磨磨牙,她轻哼了声,别开头埋首在他胸口闭上眼休息,再斗下去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,索性闭嘴。

    温香软玉在怀,凌御行垂眸看了看怀里的人儿,淡淡的扬唇,借着昏黄的灯光闭眼休息。

    有她在身边,那样安心温暖的感觉,一如拥有了整个世界一般,满足自在,那种感觉也只有他自己明白

    接到江艺苑打来的电话的时候,叶崇熙刚从叶家出来,沈佩秋为了叶盛跟邱女士被拍到的照片,一如既往的大闹了一番,他回家除了观战之外,更多的是当个和事老,麻木的摆平两个人二十几年来不曾间断过的争吵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,他多了个借口劝架,原本以为严子饶的离婚是个例子可以让沈佩秋想开一点,却没想到盛怒之下的女人,根本什么大道理都听不进去,反而不讲道理的反讽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苏千乘离婚了我就会接受她,就算她是顾正宁的女儿跟邱慧茹没有关系,对着那张和邱践人相似的脸我都会倒尽胃口做恶梦,你想让她做我的儿媳,除非我死,否则你别想娶她回来!”

    又是这样的不欢而散,被沈佩秋这样毫不留情的斩断了自己最后一丝希望,叶崇熙满心阴郁的从叶宅出来,几乎是一刻都无法在那种地方继续呆下去。

    母亲对父亲的爱已经转成了深深的恨意,有生之年她不放手,那么三个人甚至是他都要彼此折磨。

    上一辈的恩怨延续到了他身上,他一直都无法理解沈佩秋为什么如此自私,自己一辈子都背负着爱恨而活,却要让自己唯一的儿子也跟着一起承受她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,不禁让他怀疑,自己是否是她的亲生儿子,否则怎么能如此残忍?

    仪表盘上的车速不断飙升,黑暗的夜色里,安静的别墅区里只听得到发动机呜呜的轰鸣声,路灯下掠过的车影,带着几分疯狂的恨意,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赶到江艺苑约好的地方的时候,正赶上酒吧驻唱歌手点了一首熟悉的歌曲,轻柔而悲伤的旋律缓缓扬起在五光十色的酒吧大厅里,卡座上众多宾客纷纷朝着台上年轻的驻唱歌手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略带沙哑的女生从麦克风里传了出来,带着让人哽咽的悲伤……

    这城市华灯初上

    多两个人悲剧散场

    放开拥抱就各奔一方

    看着他们我就湿了眼眶

    仿佛我们昨天又重逢

    很久以前如果我们

    爱下去会怎样

    最后一次相信地久天长

    曾在你温暖手掌不需要想象

    以后我漫长的孤单流浪

    很久以前如果我们

    爱下去会怎样

    毫无疑问爱情当作信仰

    可是生活已经是另一番模样

    驻足的站了许久,叶崇熙不禁也在想,五年前的他和她,如果不顾一切的爱下去,两个人现在又会怎么样?

    也许早已经是恩爱的一对,也许早已经有孩子在身边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他深爱着那个女人,五年如一日不曾更改,还像个傻子一样,不甘心的想要找回昨天,想要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个女人却已经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,上演着让他嫉妒的幸福。

    隐忍了那么多年,等的不过是这样一天,如今亲眼看到它们都属于别人,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噬骨的想念,怎么能就这样心甘情愿放弃?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他的视线从五光十色的舞台上移开,转身朝着右侧安静的包厢走道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不甘心,那就不择手段把属于自己的一切都拿回来!

    推开包厢门走了进去,叶崇熙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身影,在茶几上勾了杯红酒后这才抬脚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他进来,江艺苑转过身靠在栏杆上,轻摇了摇手里的酒杯,挑眉看向身旁略显疲惫的男人,“怎么,你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垂眸看着脚下繁华的都市,叶崇熙仰头拼了口红酒,浓郁的香气充斥在唇齿间,这才淡淡的开口:“这么急着约我出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儿,心情不好,约你出来喝酒。”转过身,江艺苑淡淡一笑,“听韩扬说你刚从外地回来,苏千乘离婚了,你应该看到报纸上的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微微点头,叶崇熙戏谑的勾了勾唇,“看到了,对我来说也许是个好消息,但是对你来说却并不一定是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她离婚了,小五恐怕就更加无所顾忌了,我这是压力倍增呢!学长你要努力点啊!搞定了苏千乘,我才能有更多的机会稳住小五。”

    严子饶虽然也是颗不错的棋子,但是在谋略上来说,他还是稍逊叶崇熙一筹。

    如今苏千乘离婚了,原本就无所顾忌的凌御行,恐怕更不会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,这对她来说不是个好兆头,回归的路上,苏千乘是她最大的障碍,铲除不了那她也只能转移目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》谢谢众爱卿的打赏和月票,冲上第三啦,明天加更哦!么哒么哒~~~

(如果您喜欢小说《总裁大人轻一点》,请关注网站http://www-zongcaidarenqingyidian-net.clairesfunwears.com,也可Ctrl+D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阅读)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