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:小妈咪 - 爹地好坏!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1-30
咪乐|直播|安卓下载 从生产角度而言,很多中国药厂已经获得了美国FDA或者欧洲药品监管机构的批准,因此与海外公司处于同一水平,咨询机构罗兰贝格合伙人林江翰说。

  小佑佑拽着容凌的胳膊,一顿挤眉弄眼。容凌收到,就跟小家伙往他的小房间去了。林梦好奇,看了一眼这对父子,不过很好地表示了对这对父子的尊重,不去深入探究。

    父子俩进入房间之后,小家伙眨巴着眼,不解地问他:“爹地,为什么要搬出来住呢?!住在原来的地方不好吗,佑佑喜欢原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里有大大的草坪,可以让他滚来滚去,而且,那里很空旷的,不会让人觉得好挤。最重要的是,他还有好多的好东西,放在原来的屋子里呢,妈咪都没有帮他带出来噢。

    容凌蹲了下来,揉了一下小家伙的脑壳子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,爹地?!”小家伙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别问了!”

    小家伙立刻皱起了眉头,哼了一声:“爹地好坏,不可以因为佑佑是小孩子,就把佑佑给排除出去的!”

    说完,气呼呼地看着容凌。又黑又亮的双眼,闪亮着,犹如两个探照灯。

    “哼,其实爹地不说,我也知道,是因为奶奶不让妈咪住了,对不对?!”

    容凌狭眸微微一眯,想了一下,觉得这事不应该是林梦告诉他的,因为在明知道佑佑可能会生***气的情况下,她那样的性子,是不会和孩子说的,那么——

    “是浩浩告诉你的?!”

    那个深沉的小家伙,虽然少言寡语,但是聪明地吓人,不动声色地将所有的东西都看到了眼底,并且有自己的见解。

    小家伙没有否认,执着地问:“为什么呢?!”

    然后,跺了跺脚之后,小拳头跟着捏了起来:“奶奶这样做,不好!”

    他气呼呼地鼓起了双颊。

    容凌就觉得有点头痛了,这才刚解决了婆婆和儿媳的事情,还得又来解决奶奶和孙子的,他真的觉得麻烦。果然,什么事情让他那个只会给他捣乱的父亲参与了,就很麻烦!

    “佑佑,奶奶知道错了,也被爹地给惩罚了!”

    “哦?!”小家伙好奇地眨巴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“爹地罚奶奶反省一个晚上,否则,奶奶刚刚就该和爹地一起过来看你妈咪,然后向你妈咪道歉了。你知道的,你奶奶最疼你了,你让她一个晚上看不到你,可是大大地折磨了你奶奶!这种惩罚,够不够啊?!”

    小家伙就点了点头。奶奶,他还是很喜欢的。奶奶给他弄好吃的东西,陪他玩,给他讲一些古老的故事,还给他买好多的玩具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会回去的吧,明天就回去吗?!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着,轻轻地抱住了容凌的胳膊,同他妈咪一般,将容凌的胳膊抱着举到自己的胸前,依恋一般地抱着。

    容凌就伸手,单手抱起了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先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这样娶你妈咪的时候,能好看一点!”

    “不懂!”毕竟还小呢,哪能理解那么多啊!

    “等大了,你就懂了!”

    “又是要等我长大啊!”小家伙小小地抱怨,口气里流露出了对成长的渴望。

    容凌就低低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爹地,你什么时候娶妈咪啊?!为什么还不娶妈咪呢?!”

    小家伙觉得,为什么大人的世界就那么复杂呢,想娶不就可以娶了嘛!

    “快了!”他淡淡的敷衍着。

    小家伙打破沙锅问到底:“快了是什么时候呢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今天可成了好奇宝宝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抱着小家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不依,扭了扭小屁股,小大人死地追问:“好啦,爹地,你就告诉佑佑,好不好?!快了,到底是什么时候呢?!佑佑想要爹地和妈咪快点结婚,快点在一起,然后,我们搬回大房子里面住!”

    容凌摸了小家伙的后脑勺,没回,出了屋。

    林梦的视线就轻柔地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就立刻挺身,抱住了容凌的胳膊,在他的耳朵边轻声说了一句:“爹地好坏!”

    容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家伙又说:“爹地,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容凌把他放了下来,他就跑去找林梦去了。

    “和你爹地聊什么了?!”林梦取笑。

    小家伙做了个鬼脸,大声道:“秘密!”

    然后看了容凌一眼,像团子一样,滚入林梦的怀里,硬是在她的怀里给自己找了一个位置,将自己窝了起来,靠在她怀里,半眯着眼,像小少爷一样地享受着。

    容凌想着儿子递送给他的那一眼,那有些不太像孩子,带着一些未解的涵义的眼神,神思,微微开始运转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容妈妈就赶过来了。新地址也不用她特别地打听,她只需坐着司机的车过来就好了。她赶的早,来的时间,外面才刚露出一点鱼肚白,林梦几人都还在睡呢。容凌也是抱着林梦睡着,是在接到司机的电话,才醒的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他的嘴角边就扬起了笑。

    “小乖——”他俯下身,凑到林梦的耳朵边,轻声喊她。

    她像只小动物似的抓了抓耳朵,咕哝了一声,往他身边凑。

    “醒醒,该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唔?!”她带着鼻音,轻哼了一声,眼睛睁开一点点的缝,半歪着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亲了一下她的小嘴,对她说道:“我妈来了,起来吧!”

    哦,他妈妈来了啊!

    她无意识地又把眼睛给闭上了,困觉呢,然后这个讯息迟一步在她的脑海里转化的时候,她猛地就把双眼给睁开了!

    “伯母来了?!”刚起床的声音,还带着一点沙糯。

    “嗯,来了。司机说她一大早就起来了,又忙活了半天,现在都到门口了,没敢进来,在门外等着呢。外面冷,司机怕她冻坏了,就给我打了电话!”

    “伯母怎么不敲门啊?!”

    林梦立刻爬了起来,推了推容凌:“快去,快去开门,别让你妈冻坏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自己掀开被子,赤脚下了地。

    容凌没动,“这个门,还是你来开,比较合适!”

    林梦就瞪了他一眼,嗔怪道:“什么啊,谁开不都是一样!”

    说着,找了外套,随便地往身上一披,急急忙忙地就往外走。容凌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,就笑了。这个小女人,倒是比他这个亲儿子还要来的着急!

    来到门关处,林梦猛地将房门给拉开,见到容妈妈果然在外面站着,这心里啊,就有了感动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来了,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!快,先进来,进来!”

    说着,赶紧接过容妈妈手里拎着的篮筐,微微抓住了容妈妈的胳膊,往屋里请。

    容妈妈有些不好意思,垂着头没说话,进屋了。等林梦放下篮筐的时候,容妈妈赶紧说道:“这里面放了些粥和包子,都是我早上现做的,一会儿你们热热吃了吧!”

    林梦听了,就在容妈妈的身边坐了下来,一把抓住了容妈妈的手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这是干什么!一大早弄这些,多费神!”

    粥倒是好说,设定时间,高压锅自己能做。可是那包子,又得揉面,又得做肉馅的,那得多麻烦。容凌说容妈妈一大早就起来折腾了,那这到底得多早啊!

    林梦再一看容妈妈那脸,气色不是很好,眼袋又有些浮肿,很明显,这是没怎么睡好嘛!

    林梦这心啊,瞬间就被感动地满满的!

    就听容妈妈在那里解释:“我看佑佑、浩浩他们挺喜欢吃包子的,就弄了一点,里面有青椒猪肉的,还有香菇鸡汁的,有点赶,就没做其它的!”

    林梦是很喜欢吃香菇的!

    说容妈妈做这个,只是巧合,那真是有些虚了!她都能看到佑佑和浩浩喜欢吃什么,弄了青椒猪肉的,那怎么没注意到林梦喜欢的香菇。这不过是没好意思说了罢了!

    林梦那般玲珑的心思,稍微一想,就能明白了!

    “佑佑和浩浩一定会非常喜欢的,呵呵,等他们一会儿行了,肯定会非常高兴的。还有香菇鸡汁啊,呵呵,我正好可以借借光也吃一点,这正是我喜欢的呢!”

    容妈妈立刻就笑了,一双眼特别地亮:“喜欢就多吃一点,我做了不少的!”

    “嗯,好,谢谢伯母!”

    “伯母,你先坐着,我给你倒点喝的,暖暖身子,外面很凉的吧!”

    说着,立刻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容妈妈没吭声,眼看着林梦消失在厨房里,立刻身子像只兔子一样蹦了起来,往容凌蹿了过去,挨近了,有些患得患失地问。

    “容凌啊,梦梦她……她不生气了吧?!”

    容凌就笑:“她才不会这么小家子气。她啊,根本就没生你的气。没看到,我一说你来了,她觉都不睡了,马上跳下床就来给你开门嘛,这速度,我都没比上!”

    容妈妈就掩嘴,吃吃地笑,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。然后又像是一只兔子一般,迅速地蹿了回去,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,生怕,她和容凌之间的那点暗地交流被林梦给看到似的。然后,略等了一会儿,林梦端着水过来了。

    将略略透着淡淡金黄色泽的水杯推到了容妈妈的面前,林梦笑了笑,柔声说:“要把开水给弄温了,才好泡蜂蜜,否则,蜂蜜的效用就显现不出来了。伯母,来,喝点蜂蜜水,温温的,正适合你喝,还益气养颜,对身体好!”

    如此就可以解释,她为什么出来有点晚。

    容妈妈之前没怎么注意到这一点,林梦给她弄,她随手捧过来就喝了。只是现在突然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,心里的感受立刻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子,其实真的很好,又贴心,又温柔,难得的是,不计较。

    容妈妈轻轻用手捧住了那温温的蜂蜜水,终于是放下了心底的那最后一点不自在,开口道了歉。

    “梦梦,昨天,是伯母的错,不该,说那样的话!伯母,就是有时候会脑袋发晕,然后做下一些糊涂事。以前啊,容凌老是说我,我也知道这样不好,可是呢,就是改不好这一点。昨天你走了之后啊,伯母就有点后悔,可就是拉不下这张脸。梦梦啊——”

    容妈妈伸手,抓住了林梦的小手,包裹住:“你是个好姑娘,伯母知道的。昨天的事,你原谅伯母吧,伯母真的不是恶意的,就是……就是一时冲动了,然后就那样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早就原谅你了啊!”林梦娇笑:“收下你的包子和粥,那就是原谅了啊。而且,我知道伯母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容凌,我都能理解的!”

    容妈妈就不好意思地嘿嘿笑。

    容凌就在一边插嘴道:“妈想接你回去的,可那个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卖了,现在就这样住着,也挺好的,省的再折腾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正合林梦的心意。

    容妈妈把话说明白了,心里就又有点不好意思了,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蜂蜜水,然后来了一句:“我来的有点早的吧,要不然,你们再去睡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不早啦!”林梦爽快应对:“伯母,你先坐着,我去收拾一下,然后叫佑佑和浩浩起床!”

    容妈妈一听到孙子的名字,就两眼放光,心里就像是有一直小爪子在挠着一般,很是骚动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佑佑吧!”

    说着,这次豪气地将蜂蜜水一饮而尽,就站起来习惯性地往一边蹿,可后来发觉这里已经不是家里了,而是租房,房子的格局都变了,她根本就不知道孙子住在哪里!

    那一刻,看着这陌生的一切,容妈妈的心,狠狠地被触动了一下!

    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一份陌生,对一个人的冲击有多大;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自己那么冲动的开口,对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,又是多大的伤害!

    她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林梦没察觉,笑着走了上来,伸手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佑佑和浩浩在这个房间,你过去吧,直接叫他们起来也可以,时间也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容妈妈点头,也没说什么,有些沉默地往那个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林梦不解地拿眼看着容凌,不能理解容妈妈似乎又冒出来的情绪低落。容凌耸耸肩,表示他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容妈妈再从小家伙们的房间里出来之后,就又一副嘻嘻哈哈、眉开眼笑的老小孩模样了。然后又是抢着给大家热粥、热包子,事后,又抢着要洗碗,把林梦给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!”

    林梦小声问容凌。

    容凌笑而不语。探究地那么透彻干什么,事情只要在朝预期的方向发展就可以了!

    如此,容妈妈往这边跑的就非常勤快。尤其佑佑晚上回来晚,那她也会跟着呆的比较晚。这就得提一下容三伯了。容三伯表示要培养佑佑,而容凌表示自己目前心有余而力不足,把佑佑交给容三伯培养挺好的,只会对小家伙有利。林梦出于个人感情的原因,其实不太愿意小佑佑和容三伯走的太近了,尤其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最后承容三伯的情,让他来培养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她爱容凌,对容三伯,有那么一点点爱屋及乌的心情。再说了,容三伯对容凌的确是情深似海,而他是佑佑的三爷爷的这个事实,又是不可否认的。而让小家伙接受更好的教育,其实有利的是小家伙,她不该因为私人感情,而阻了小家伙的路子。

    所以,林梦心里哪怕有些不愿意,但还是把小家伙给交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容三伯给乐的,当晚上一得到林梦的应允,就开了私藏的有六十年历史的泸州老窖,来了一个豪饮。自然,这一切,林梦不知!

    如此,小家伙就早出晚归的了,容妈妈跟着,也在这个家呆的越来越晚。林梦看着,有些不忍。天天的,让一个长辈这么来回折腾,真不是那么一回事。可这房间有限,真让容妈妈住下来了,又不太好安排。所以她只能把这种情绪压了压,想着先拖一拖,等到那个别墅真的被卖了,到时候,再让容妈妈住下来也不迟!

    小区的生活,是宁静的。因为生活的都是小市民,大多都是为了生计,早出晚归,家里留了人,也大多是老头老太太在那里带着孩子,所以很是一派和谐和睦的情形!

    江长昊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竟然摸上了门。这时,浩浩的脑壳上早已经拆了线了,脑门上也长了短短的黑发,再长一点的话,估计都可以成为一个小仙道了!

    “我来带他走的!”

    江长昊一说这话,浩浩小脸就阴沉了:“嗖”的一下跳下沙发,急冲冲地就跑来抱住了林梦的腿,躲在了她的身后,然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瓜,凶狠地看着自己的爸爸,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阶级敌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眼神!”江长昊冷厉地看向了小浩浩。

    林梦立刻伸手,略弯下腰,小手略罩住了小家伙的半张脸。

    “别对孩子这么严厉!”她皱着眉,看着江长昊,表示不喜欢他这种态度!

    江长昊对林梦倒是没有那么冷厉,甚至还冲她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最近有没有烦你啊?!”

    林梦急忙答:“没有,他乖地很呢!”

    江长昊大步靠近,小浩浩越发将林梦给抱紧,那动作,紧的都让林梦的腿有些发疼。她带着孩子,微微后退了两步,瞪大了眼,警惕地看着江长昊。

    江长昊瞧着一大一小这副模样,突然,哈哈笑了起来,最后更是闹得,捂着自己的肚子,笑得腰都弯了!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!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爹地好坏!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百度